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上市首年录得“亏损王”瑞浦兰钧路向何方

时间:03-14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90

上市首年录得“亏损王”瑞浦兰钧路向何方

撰文|大蔚编辑|凯旋2月29日,青山系锂电企业瑞浦兰钧上市后首份财报出炉。瑞浦兰钧预计,其2023年预计净亏损18亿至20亿元,公司2022年度净亏损为4.5亿元,2023年亏损金额是上一年的四倍之多。在众多锂电上市公司中,瑞浦兰钧是亏损规模最大的“亏损王”。对于亏损额大幅上升,瑞浦兰钧在公告中表示:2023年度,公司产品价格跟随锂电池原材料价格下行,而原料价格下降需要一定周期才能传导至销售成本;部分下游客户回款周期延长,导致应收账款减值准备金额增加;生产经营规模扩大导致的管理费用增加;新产品研发费用增加。伴随着过去一年碳酸锂价格的剧烈波动,锂电池行业的企业业绩也呈现分化,业绩普遍下滑,亏损成常态,仅少数实现利润增长,差距也进一步拉大。而瑞浦兰钧这样的锂电“新贵”,抵御风险的能力更是暴露无遗。血亏四年2023年12月18日,瑞浦兰钧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,为两度征战IPO画上圆满句号。但在上市之前,瑞浦兰钧已经连续亏损了3年。招股书显示,2020-2022年,瑞浦兰钧收入分别为9.07亿元、21.09亿元和146.48亿元,复合年增长率301.9%;净利润为-5327万元、-8.04亿元及-4.51亿元,3年累计亏损超13亿元。2022年,毫无疑问是锂电行业这一周期当中的高峰时段,产业链上下游整体繁荣,各环节企业业绩普遍大涨,尤其是产业链上游的锂盐企业和中游的电池制造企业,更是赚得盆满钵满,天齐锂业是典型代表,净利润同比增了10倍。锂电龙头宁德时代营收首次突破3000亿元、净利首次突破300亿元,创下历史纪录;其他锂电池制造商如欣旺达、亿纬锂能、国轩高科、派能科技等,净利润也出现了高增长。在行业形势向好的情况下,瑞浦兰钧营收也超过了百亿,是上一年的近7倍,但是净利润仍然亏损。到了2023年,随着材料端价格的下滑以及下游需求疲软,整个锂电池制造行业业绩出现整体下滑。在这样的大形势下,瑞浦兰钧更难独善其身了。2023年瑞浦兰钧亏损“史无前例”的扩大,预计净亏损18-20亿元,是上一年的4倍多。连续四年,瑞浦兰钧都在亏损,总金额已经超过30亿元。而同为港股上市的中创新航早在2020年时便已经开始盈利,2022年归属普通股东净利润更是达到6.9亿元。不过,对于2023年的亏损,瑞浦兰钧已提前预知。在招股书中,瑞浦兰钧就预计2023年录得净亏损将大幅上升,原因为国内电动汽车市场尚未从年初的放缓中完全恢复,对动力电池产品的销量造成不利影响;不少电动汽车制造商预期动力电池价格将因碳酸锂价格进一步下跌,年初并没有下单;下半年国内电动汽车及储能系统行业的市场竞争加剧,预计对毛利率将产生负面影响。同时,瑞浦兰钧将实现盈利并产生经营现金流入时间推迟到了2025年。这意味着,2024年瑞浦兰钧或将再度亏损,未来一年仍需在“烧钱”的道路上继续前行。这个预测,对于股东和投资者来说并不是个好消息。造血能力不足越是行业下行期,越能看清一个企业的造血能力。瑞浦兰钧背靠全球第一大镍生产商青山集团,后者持有瑞浦兰钧超过60%的股份,自成立以来,瑞浦兰钧已经接受青山集团累计投入资金超80亿元。尽管有强大的背景支持,瑞浦兰钧仍未实现盈利,缺乏造血能力成为其增长的短板。由于瑞浦兰钧入行晚,为了能够快速获得客户、打开市场,瑞浦兰钧便采取了极致的低价竞争策略。招股说明书显示,瑞浦兰钧动力电池平均售价是2020年0.54元/WH,2021年降至0.52元/WH。2022年,宁德时代动力电池售价约0.98元/Wh,储能电池售价约0.96元/Wh;而同期,瑞浦兰钧两者的售价分别为0.76元/Wh、0.80元/Wh。以低价换市场的后果就是毛利率下降,直接影响净利润。可以说卖得越多,亏得越多。招股书显示,报告期内,瑞浦兰钧毛利率分别为12.2%、-15.4%、7.4%和4.1%,远低于同业可比公司的毛利率。瑞浦兰钧采用“动储结合”策略,近年来储能电池业务已成为重要的创收来源,目前已在营收占比中超过六成。从市场表现来看,瑞浦兰钧的储能电池市场排名也高于动力电池。根据高工产研储能研究所(GGII)发布的 2023 年中国电力储能锂电池企业出货量数据,瑞浦兰钧位列第五名,居于宁德时代、比亚迪、亿纬锂能和海辰储能之后。不过,这个“优秀”的市场份额,依然是靠低价策略抢来的。储能市场的竞争态势十分严酷,瑞浦兰钧的低价策略未能带来盈利,反而成为长期亏损的原因。2020-2022年,瑞浦兰钧储能电池产品毛利率分别为-12.7%、-24.5%、8.7%,一度是挣得越多亏得也越多。尽管储能毛利率已于2022年实现由负转正,瑞浦兰钧却以惨淡的个位数与宁德时代(17.01%)、亿纬锂能(14.3%)、国轩高科(16.66%)等主要竞争对手有不小的差距。前段时间盛传的各大电芯厂商大规模低价抛货传闻中,瑞浦兰钧也被指将以所有厂家中最低的0.25元/Wh价格抛售40万片280Ah库存电芯,这与其长期秉持的低价优势不无关联。近年来,由于大幅扩产,瑞浦兰钧产能利用率逐年下降,到2023年上半年,产能利用率下降到了49.4% 低点。然而瑞浦兰钧仍然计划扩大产能,预计2025年底达到150GWh以上。从产线折旧改造、新建产线的角度看又是一笔巨额支出。在当前锂电池全行业产能过剩的形势下,跑马圈地的发展策略显然不合时宜。不断扩大产能,最后只是廉价生产的不断重复,无法摆脱低价竞争的“黑洞”。在市场迅速发展,技术日新月异的新能源时代,核心技术研发尤为重要。但对比来看,瑞浦兰钧近些年研发投入与同行相比,并不算突出。2023年上半年,其研发开支占比约7.7%,同比增长了6.4%,而以业内另一电池厂商为例,研发投入占比连年在10%以上。目前,瑞浦兰钧最广为人知的是“问顶”电池技术。早在2022年8月,瑞浦兰钧便发布了“问顶”电池技术,可同时应用于动力电池及储能产品。据介绍,问顶磷酸铁锂电池实现突破700KM续航里程,三元电池兼顾高安全、长寿命的同时,实现突破1000KM续航里程。不过,直到2023年10月,瑞浦兰钧才实现了问顶320Ah储能电池的正式量产。在国内动力电池市场,瑞浦兰钧市占率很小,2月份最新排名第七,市场份额占比2.58%,相比2023年略有上升;随着越来越多的整车制造商开始自造电池,未来其市场规模还将面临极大的挑战;在全球储能电芯市场,瑞浦兰钧虽然处于第五的不错位置,但市场份额却由2022年的8.8%下降至2023年的5.7%。对于未来的盈利目标,瑞浦兰钧提出的应对策略是“短期内设定更具竞争力的产品价格”,换句话说——仍是延续价格战策略。反观龙头企业宁德时代,则是“成本领先优势”和“产品结构”,相形之下,瑞浦兰钧的发展困境能窥见一斑。就目前市场情况来看,依靠低价策略抢占市场的厂商,将面临更加残酷的现实。如何在提升市占率的同时提升产能利用效率,提升盈利性,成了瑞浦兰钧突围的关键。零碳先锋们,请星标关注加入零碳社群,请扫描下方二维码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