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韩寒做主,让范丞丞接班沈腾

时间:02-16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38

韩寒做主,让范丞丞接班沈腾

作者|吴邪在“春山学”越吵越火热的时候,春节档的爆发也在持续。上映5天,《飞驰人生2》的评分降到了7.9分,票房涨到了17亿。在此之前,几乎没人想到它能拿到这样的成绩,也没人想到韩寒选择让范丞丞当了沈腾的“接班人”。但又好像挺合理。2023年,范丞丞和沈腾作为主卡司的综艺《现在就出发》在社交平台讨论度、云合有效播放都表现不俗。节目里,两个人的“互怼”和“熟人感”一次次在大众心里留下印象,也成为了电影的“保险”之一,让故事足够可信,观感足够沉浸。而以范丞丞为代表,近年来偶像、网红走进喜剧圈的例子也越来越多。在这背后,我们看到了偶像转型的新路径,看到了大众喜好和行业偏向引导偶像生态产生的新转变。 怎么才能输的漂亮《飞驰人生2》应该是春节档喜剧属性最强的一部。只不过“喜剧的内核是悲剧”这句话,在影片里体现得特别明显——大部分笑点都是张弛出丑。笑点集中在前半部分。五年后的张弛,蜗居在驾校里,靠着“冠军赛车手教练”的噱头揽生意,在举报中一次次刮掉挡风玻璃上的贴纸,送手写信的视频倒放被污蔑受贿,参加老头乐车厂友谊赛车门飞走,测试刹车时机却没办法和路锥同时入画。中年失意,狗熊迟暮,认命自嘲。《飞驰人生2》讲得是一个很简单的低谷反弹的故事。在这个必然会煽情、热血、迎来转变的既定公式里,笑点是快餐,作为把观众抓住的手段,《飞驰人生2》表现得还算不错。至少影片的前半段构建,完成了“抓住观众、看得开心”的基础任务。很多人说《飞驰人生2》里韩寒的味道不重。其实不然。韩寒式金句有的,不过没那么刺耳。“我试过太多次了,我知道真正的机会只有一两次。”“我是尊重规则,但它他妈的得公平啊。”类似的话不少,张驰作为了时代之下普通人呐喊的切口,不令人讨厌,不那么侨情。小人物的描绘依然不够细节——张弛的痛苦足够共鸣,却太不现实。他穿的、住的、吃的够脏够破,却能够卖掉五十万的修车房、拿出卡里的几万块添补比赛经费,这段足够梦幻的场面放在大屏幕上能够引爆短暂的情绪,却没办法被细想和剖析。可能韩寒管这个叫浪漫。从故事架构上看,影片里有着太多这样的浪漫和凑巧,配乐、镜头和特效也在辅助着浪漫。吃这套的人不少,《飞驰人生2》豆瓣开分8.2就足以证明。我们既不用被“说教”裹挟,又能听到张弛流着泪说的“那句不是过去了,我只是接受了”,看到他接受了不再健康的腿,接受了被误解,接受了江山代有才人出的无奈。在整个故事里,新人物厉小海(范丞丞饰演)作为“转机”出现。一个努力的赛车手,什么都有,就是没有机会。他父亲给张驰投资四百万,为了事业东山再起,更是为了完成他的梦想。作为天妒英才型的角色,身边人都在给他铺路。他需要完成的就是从“强”到“更强”的蜕变,从“别人的都可以,为什么我不行”到“不像别人一样做,我也行”,尽管有几次磨难,但他放弃得简单,选择得快,是一个合格的剧情推动担当。和沈腾的大多对手戏,他不需要太谦卑,“自然”反而是最好的选择。所以在厉小海的身上,你看不见特别强硬的情绪起伏,逗趣比深沉更让人印象深刻。在掏心窝的时候,他收着的台词,也没有“放”出来清晰。这段强弱关系不太明显的师徒关系,在沈腾和范丞丞的演绎下不算特别出彩,但挺合理。他表演最精彩的部分大概是,张驰拿下第六名时他在车窗外激动的神情。双眼瞪得像铜铃,双手比六颤抖,尽管没有音轨,观众都能听到他疯狂的欢呼。一言以蔽之,“太开心了,不像演的”。 喜剧接班人?为什么让范丞丞演沈腾的徒弟挺合理?回到现实生活。近几年,沈腾和范丞丞在综艺里展现出亲近感,在大众印象根植,为电影提供了足够的情感支撑。范丞丞和沈腾第一次为大众所认知的见面,是在2020年的《青春环游记》第二季。那个时候的范丞丞,遇到沈腾一改“显眼包”的咋呼,浑身上下写满了局促、尴尬,被导演吴彤一针见 血地调侃,“他见到你是真紧张”。这样的反应被导演捕捉到,开启了一场沈腾、贾玲、杨迪共同打造的临时整蛊,给范丞丞过了一次与众不同的20岁生日。两个人的第二次公共见面在半年之后。21年3月,范丞丞第一次登上沈腾常驻的《王牌对王牌》,恰巧碰上沈腾掉假发的名场面。输掉游戏之后,范丞丞的社交平台简历被改成了:希望早日能够成为最想成为的那个人——永远追赶的目标沈腾。一挂就是三年。沈腾给予了回应,截至目前,微博简介还写着“帅如范丞丞”。从那时起,口中总是挂着“腾哥是我的偶像”的范丞丞,就成了“腾爱战士”、追星成功的人。《王牌对王牌》上了好几次,开心麻花团综《麻花特开心》当飞行嘉宾,《超能一家人》看片现场说“(跟沈腾演)情侣不好播吧”。大部分人还没意识到的时候,两个人的关系变成了《现在就出发》里的“包哥”“包弟”。范丞丞能够自然地调侃沈腾“小腾”,沈腾对范丞丞的评价是,讨人厌也讨人喜欢。在一部分观众的眼里,范丞丞也越来越像沈腾。原因在于他的综艺性。回顾这两年的综艺名场面,范丞丞称得上一大“刺头”。他既是无数网络梗舞到正主面前的切口,又能够针对现场状况迅速反应现场吐槽,还能够毫无顾忌地展现自己的“笨”和“自大”。直接吐槽李诞“虾系男友”,面对周深时永不缺席的身高梗,和吉克隽逸撕心裂肺地解释“个人战”,和沈腾时刻互怼,吐槽吴彤节目都大差不差……当越来越多人在综艺里如履薄冰、注意形象时,他就像那个开大的典韦,暴力地为综艺后期提供素材,在各个综艺里常驻、飞行。据不完全统计,自《偶像练习生》出道后,他共参与了超30档综艺的录制,其中常驻综艺近20部。“效果不错”,是不少综艺从业者对他的评价,也是观众对他的评价。他似乎一直在思考怎么样去当一个合格的“综艺咖”。几年前的《做家务的男人》里,他还被郭麒麟和魏大勋传授综艺技巧,现在面对粉丝“不要做显眼包”的劝诫,他能坦荡地回应“我录节目呢”。这样的“乐子人”形象让他自然地走进喜剧的圈子。《了不起的夜晚》里他饰演短视频“达人,曾一度因为增肥和贴胡子的扮相,在抖音引发讨论,吸引到导演易小星的关注。后续,他和马丽、乔杉、张婧仪主演的《人生路不熟》上映,最终票房11.84亿。在《年会不能停》还没上映前,这是2023年喜剧电影最高票房。入圈喜剧,已成定局。 偶像到喜剧人,能行吗?巧合的是,范丞丞演绎生涯的两个关键词,和近五年综艺的发展恰恰相似。偶像、喜剧。2018年练习生涌入市场,影视综、音乐、导演等各个领域都成批出现了一群以唱跳为主、演戏为辅的年轻人。但没有专业训练,确实让“偶像演员有壁”的“刻板印象”一次次应验。范丞丞也没逃过这个“魔咒”。甚至在找到“喜剧”路线之前,他也兜过不少弯子。2021年,他主演的首部电视剧《灵域》上线,豆瓣评分仅5.9分。凭心而论,他在里面的表现确实不算好,除却本身形象不适合古装妆造,表演也确实太过青涩。《灵域》也成为了他最后一部古装作品。古装之后是悬疑。他接下来饰演的两个角色都带有了反派、阴郁的特质,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大众对他“偶像限定”的刻板印象,《致命愿望》《门锁》同样陷入了口碑争议,豆瓣评分分别仅为4.0和4.3。真正意义上的口碑转折点,大约在湖南卫视《中秋之夜》他和秦岚主要的短剧《我要我们在一起》。30分钟的“姐弟恋”,一度成为他的代表标签,近两年,他在现偶赛道也有着《被遗忘的时光》《曾少年》《要久久爱》等作品的持续输出。而六年过去,他似乎是流量时代“新生儿”中为数不多流量尚在且没有塌房的人。他的喜剧起势无法和大众认可的综艺性分开讨论。那这或许显示了一条不曾被深刻讨论过的问题——综艺咖是不是走向喜剧便捷的道路?目前来看,确实是的。典型如曾经以“锦鲤”形象为大众印象深刻的杨超越,在参加《极限挑战》《脱口秀大会》等节目爆发出综艺感后, 她的一部分重心也转向了喜剧,主演了情景喜剧《家有姐妹》、参演了职场轻喜剧《今日宜加油》。网红出身、在脱口秀大展风采的李雪琴,也在喜剧《保你平安》里饰演了大鹏的妹妹。偶像网红闯入喜剧的“秘诀”不难理解。超越普通喜剧人的大众认知和流量,综艺带来的亲近感,为作品提供最需要的关注度。另一方面,他们在综艺中表现出的“豁得出去”和反应能力,也能够基本完成喜剧表演的要求,不会造成出戏的尴尬。如今,大众对喜剧的需求越发高涨,喜剧人拍电影、上春晚成为热门话题,新的喜剧类型走进大众视野,从综艺咖走向喜剧咖,正在成为越来越多人的选择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